C114通信网: 门户(微博 微信) 论坛(微博) 人才(微博) 百科 | English | IDC联盟 与风网

主页 > 新闻 > 终端 > - 正文 运营商投稿当日通信资讯

怼友商、拆自家台,搞垮魅族的不是他,是他

2019-03-08

憋了两年多大招的黄章,并没能挽回魅族的颓势。

国家会议中心、北京演艺中心、中国电影导演中心,曾一年开十多场发布会,场场都请明星现场演唱的魅族,新品发布会规模如今正在逐步缩水,一如其在国内的市场份额。

来自赛诺的数据显示,2018年1-12月魅族手机整体销量为948万部,同比大跌46%,排名第七。排名第六的是已经上市的小米,总销量为4796万部,差距巨大。

赛诺数据

大师空降,魅族动荡

2017年2月10日,黄章在生日当天通过微博宣布将重新出山打造自己的梦想机,迎接魅族15周年。

此后的两年多时间,魅族调整不断,动荡不断。这当中不得不提到的一个人就是杨柘。

杨柘学识渊博、通古晓今,圈里很多人叫他大师。杨柘在三星、华为、TCL都待过,华为Mate 7爵士人生系列的营销案例曾被他反复拿出来说道。

杨柘

虽然在业内有一定的成绩和知名度,但杨柘从2017年上半年来到魅族之后,牵出了这家公司内部斗争的混乱情况,也让其一度成为舆论攻击和质疑的焦点。

在那一年,黄章先是把魅族与魅蓝拆分成两个独立事业部,让杨柘负责魅族品牌,做中高端;李楠则是负责魅蓝品牌,主打中低端。

杨柘刚过去没多久,正好赶上了魅族发布魅族PRO 7系列,按照他当时在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,PRO 7系列双瞳如小窗佳景观历历这句Slogan是他操刀的。

杨柘面试魅族时,黄章曾问了他一个问题:老杨,你信佛吗?杨柘当时回复:我在仪轨上没有尊崇,但在理念上有这个信仰。

黄章肯定道:我认为每个产品都有一个佛性。在我离开魅族的这段时间,有些产品拿在消费者手中,让我感受到的不是骄傲,不是自豪,我要发誓改变这种现象。

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,杨柘之后在面对媒体的时候,也就大胆地喊出:如果一个产品没有佛性,我就不允许出街。按照当时杨柘的说法,黄章已经开始信佛,但还没有皈依。

那年开年的时候,杨柘发了封内部信,明确魅族品牌惟精惟一的品牌理念。惟精惟一出自《尚书·大禹谟》,被乾隆皇帝在其御宝田黄三连印上刻下此字,以彰显施政思想。

当时黄章对惟精惟一颇为推崇,魅族珠海总部大楼的MEIZULogo都曾一度替换成惟精惟一字样。虽然一时之间很受宠,但杨柘在魅族这段时间并不顺利,魅族PRO 7、魅族15系列销量都比较惨淡。

尤其是主打的背部副屏PRO 7系列,刚发布没两月,就赶上全面屏风靡市场。迫不得已,魅族只好临时找副屏供应商和辉光电取消剩下的几百万订单。

但即便是这样,这款产品还是积压了大量的库存,直到去年双11才算清完。

祸首黄章,调整不断

魅族去年的动荡,外界大都以为杨柘是罪魁祸首,其实黄章才是。

杨柘去年春天曾叫了十来家媒体在北京一个环境雅致的四合院喝茶。他认为外界对魅族和他本人存在很大的误解,因此希望和媒体多沟通。

他当时说过一番话,至今让人印象深刻。杨柘说并不是他去了魅族,才会有这一系列的变革,而是魅族那个时候已经到了需要自我变革的关头。换句话说,如果杨柘不去,黄章也会去找张柘或者李柘来做这件事。

杨柘当时的空降,其实是黄章试图找条鲶鱼,来让魅族这塘死水焕发出新的活力。但目前看来,杨柘本人及其团队空降魅族那段时间,反而加速了魅族走向谷底。

在过去那一年当中,魅族做了多次重大的人事调整,内讧风波愈演愈烈的时候,黄章在无人可用之际,迫不得已把原本已经被他边缘化的李楠和杨柘角色互换。

作为魅族的创始人和董事长,黄章很长一段时间里扮演的都是退居二线的老领导角色,公司的日常运行有较长一段时间主要依靠白永祥、李楠、杨颜这个三人组。

如今白永祥、杨颜已经久未代表魅族在台前现身,就剩下李楠还在强撑着。

李楠

李楠在2009年的时候,写了一篇探讨iPhone软件交互的文章:《iPhone可有设计哲学?》,黄章看到后十分欣赏,在魅族论坛回复说:作者对可用性研究很深入,很有见解。如果可以我想邀请作者加入魅族参与交互和用户体验方面的工作。如果不能加入魅族,我也乐意交个朋友。

就这样,李楠去了魅族。卡慢糙,小米造等当年颇具争议的碰瓷营销大都出自他之手。除了营销上的大胆和不按常理出牌,李楠在2014年的时候还曾推动魅族效仿小米搞智能硬件生态链,并牵头为魅族找来了阿里的投资,他所带领的魅蓝系列,曾为魅族贡献超过70%的销量。

黄章和李楠的性格终究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。从去年魅族的一系列调整,也不难看出这对君臣之间的微妙关系。

黄章先是把魅族分出去给杨柘负责,让李楠负责魅蓝;之后又把原本李楠在做的配件业务独立成事业部,交给当时负责Flyme的杨颜。在2018年5月份的时候,黄章又决定将魅族与魅蓝重新合并,合了之后营销还是杨柘负责,李楠则是转去负责销售。

让一个连呼吸都在营销的胖子转去负责销售,业界均认为这是李楠将要出局的先兆。

调整之后,正好赶上2018年5月底魅蓝6T的发布会,当时照例又在会后安排了李楠的媒体群访,那时大家都以为这是李楠最后一次发布会群访,空气中弥漫着离别的忧伤。魅族的员工拉着在座的媒体和李楠拍了个合影,说要留作纪念,有人没忍住,在现场落泪。

李楠当时兴致也不太高,有很多话想说,但到了嘴边又打住了,于是便匆匆结束了。

但谁都没想到,最终的结局峰回路转。在2018年6月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员任命中,李楠和杨柘角色互换,被任命为魅族公司CMO兼高级副总裁,负责市场中心、电商业务部相关业务以及团队管理。

依旧任性,能活多久?

这次调整之后没多久,杨柘也便离开了魅族。而李楠,依旧活跃在魅族的新品发布会舞台上,只是白永祥和杨颜没再回来。而黄章,自家业务没有起色,却还是依旧乐此不疲地在魅族社区上爆料新品、怼友商,甚至拆自家的台。

黄章在魅族社区回复网友

上个月20号,小米9发布之后,黄章在社区里回复网友说:想冲高端但眼高手低,贱惯了高不起来,贱人贱己贱行业。黄章与小米雷军的那段往事在业内流传甚广,这么多年过去黄章似乎也没能释怀。

黄章

事实上,黄章曾给雷军发过一条认错短信,大概意思是说自己不懂事,让雷军别跟自己一般见识。两人当年来往的邮件雷军也都有保留,这些雷军都曾给接近他的人看过。因此,黄章的失态,小米并未搭理。

俗话说家丑不外扬,但黄章并不在乎。

3月6日下午本是魅族note 9的发布会,作为老板黄章没有送祝福,而是在社区回复网友称,此前开启众筹的魅族Zero无孔手机就是市场部瞎搞的,这只是开发部的一个预研项目,魅族从来没有打算要量产。

黄章在魅族社区回复网友

时钟拨回到1月23日下午,李楠一个人、一张桌子在一个空荡荡的办公室召开了一场线上发布会,展示了号称是全球首款无孔设计的手机魅族Zero。李楠当时在直播中说,2018年结束后,手机的设计太无聊了,各家都差不多,但魅族很清楚大家想要的是与众不同的设计。

说是这么说,其实这场线上发布会更像是临时起意,因为5天之后是vivo APEX 2019的发布会,那款产品也是主打无开孔设计。

用一场几乎是零成本的线上直播,来秀秀自家的技术,顺便卡位友商的无孔手机,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说,并没有什么不好。员工辛苦搭台唱戏,老板又怎么忍心拆台呢?可偏偏黄章就是这么任性。

如今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,华为、OPPO、vivo、小米四家头部厂商的格局已定,三星和苹果即便是折戟中国市场,在全球市场上依旧是不容小觑的巨头。乐视、金立、酷派们早已出局,一加虽然在国内市场存在感不强,但背靠OPPO的供应链资源,再加上自身现金流健康,打开欧美市场之后,前景也颇为明朗。

下一个将会倒下的,似乎就只剩下魅族了!

刘正伟 凤凰网科技
   来源:C114通信网

  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C114通信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给作者点赞

轻松参与

0VS0

表达立场

写的不太好

Copyright©2018-2022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简介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

Copyright©2018-2022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沪ICP备12002291号

中国计费网 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:020-54451141